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暖

九天内外有真诚,三人之中有吾师!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陕西农村,享受过良好家教。当了兵扛了枪但没打过仗,上了学提了干但没干上司令员。走过南闯过北还是喜爱大西北。黄山黄河长江都去过,总是喜欢罗布泊。大海沙漠大草原,屡屡宏愿皆实现。人生美景差的远,至死不渝定走完!愿和朋友聊心语,不对路的别上船!(请用陕西关中话念!)

网易考拉推荐

不变的情结【原创】  

2011-07-13 09:36:59|  分类: 童年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1年07月13日 - 冬暖 - 冬暖
不变的情结【原创】

作者/冬暖

    每当看见谷子,我就有一种朴素的感情,这种情感出自心底,更来自骨子。看见谷子,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魏巍的《回延安》当中的佳句“小米饭养活我长大!”;还是看见谷子,我更是想起了童年在农村的光景。谷子在人们的眼中,永远都是那么挺拔苍劲,籽粒饱满的谷子,总会低垂着硕大的头颅,虽然没有了趾高气扬,但又平添了许多谦逊温和与厚重。谷子是秋天收获的作物,人们习惯把它归属于粗粮的行列,就是这种粗粮养活着一代代的中国父老兄弟姐妹,也就是这种籽粒饱满的谷子造就了中国百姓不骄不躁的性格。
    我的家乡早已不种谷子了。自从实行联产承包、自主经营土地后,农民们在保证一年两季的小麦和玉米种植的前提下,着重选择经济作物,以获取更多的经济收入。目前,我的家乡渭北平原上,到处都是成片成片果园,每年春天繁花似锦,花香四溢,忙碌的人们总在自己的果园里,疏花、疏果、套袋、施肥进行着一系列的辛勤劳作。每到秋天,果香扑鼻,每棵树上都挂着稀疏适度,个头相当,面红耳赤,笑颜各异的大果实。人们的忙碌,总算在收获中得到了慰藉。就是这一年的辛苦,就是这一季的收获,给人们的衣食住行带来了实惠,村上基本上都盖起了像模像样的楼房,引来了自来水,添置了新家具新电器,就连网络也司空见惯了。逐日的走上富裕,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在慢慢地缩小,这也是作为新型农村和新一代农民的自豪。
    好的吃多了、吃惯了,人们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当年。想当年的苦日子,想当年的穷过渡,想当年的穷欢乐,想当年人和人之间的那种朴素的感情,想当年那种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好光景,想当年那种热火朝天的集体主义景象,在一个个想当年当中,人们也就人不由己的想起了过去田野上的景象。越冬的麦苗,圆圆的豌豆,大大的西瓜,三棱子的荞麦,白白的棉花,高高的玉米,棉花地里套种的洋葱、红薯等等,令人更多地还是记忆起当年那一大片绿油油、金灿灿的谷子地。
    谷子的种植并不费事,整好地,施足底肥,在松软平整的土地上,由具有撒种技能的人按量撒播,然后再耙地碾压,这样谷子就算种好了。个把礼拜,地里就会如期长出带有毛绒的绿苗来,这满地的绿色就会在阳光雨露的陪伴下茁壮的成长。谷子的长相如同竹子的胞弟,也是一节一节的,只是谷子的主杆没竹子那么粗壮,那么空洞罢了。谷子长到半人高的时候,在它的头顶上就会长出一节又细又长的穗来,这时的谷子穗真的很像狗尾巴草,只是比狗尾巴草粗了一些,大了一些。在肥水和光合作用下,谷子的穗开始慢慢鼓囊起来了,这说明谷子在一天天走向成熟。就在谷子开始由绿变黄的当即,谷子地的上空、周边以及田埂上,到处都可以看见最为忙活的麻雀。那个时候麻雀是四害之一,和“黑五类”没什么区别,都属于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那一类。为了驱赶麻雀,每个村子,每个生产队都要付出很多人力、物力。有的在谷子地里到处绑草人,还给草人穿上衣服,戴上草帽,似乎让麻雀真的感到是真人在那里驱赶他们。起初,还是有收获的,麻雀真的有些怕了,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在谷子头上作威。随着时间的推移,麻雀似乎发现这些个不吃不喝的人们总是一动不动,而且还是永不下班回家。于是,麻雀明白了这些站在谷子地里的人,从来都是一些闲人,只有傻站,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麻雀开始接近这些草人了,最初是尝试,后来就飞抵草人的头上开始拉屎拉尿了,无论麻雀如何折腾,草人们一向都是逆来顺受,还就是这样,麻雀胆子越来越大了,致使草人们成了麻雀眼里的摆设。
    我们生产队长早就知道了麻雀的心思,所以,他就组织我们这些放秋假的学生,有一个大人统领着在谷子地里驱赶麻雀。我们的队长是聪明人,他懂得中小学生的心理,爱玩而且还是廉价劳动力,每天每人只要给上点工分,学生们就会任劳任怨的把整个一天都会奉献给集体事业的。
    我们队的谷子地有80多亩,谷子长势喜人,位居一个平坦的高地上。邻村也有一片很大的谷子地,也与我们队的谷子毗邻,只是他们的谷子地在一道坡梁下面。我们村子派的都是男孩子,而外村派的都是十七、八岁的未婚大姑娘。虽然我们来自两个不同村庄,但是,我们都在为各自的村子忙碌着。 
        虽说两个村子毗邻,但两个村子驱赶麻雀的年轻人彼此互不相识。起初,大伙还都比较客气,你赶你的麻雀,我赶我的害虫。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也怪我们这些男孩子启用了弹弓,所以麻雀老是被赶到了人家的谷子地里。就此,那些姑娘们不干了,最初是指桑骂槐,中间就是挑明破口大骂,再到后来就双方开打了。战事的发展直接牵扯上了双方的队长出面,我们的队长处于爱惜,只是私下给我们做做工作,这就像部队的首长谁不爱惜自己的兵,自己的战斗力呀。队长的出面,抑制了一时的打斗,但和麻雀的周旋一时也未停息。一天早上,我们刚出村口就听见清脆的鞭炮声和蹿子(陕西话),这种蹿子就像微型跟踪导弹,一经点燃它就拐着弯的追着麻雀跑,初次见到新式武器的麻雀,一时间不知所措的东跑西窜,直奔我们村的谷子地,麻雀真的害怕这些女中好汉了。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麻雀仍在进行着拉锯战,一会跑到人家的地里,一会又被蹿子感到我们的谷子地。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第二次战争又开始了,这次是比摔跤,男孩子和女孩子真的要进行直接比赛了,就在这些比赛的过程中,最为得意的是麻雀。人家女孩子也真的很厉害,人家摔不过了就使怪招:挠!男孩子们那经得起如此怪招,一个个被挠的笑的肚子疼,就这样竟然打出了两对后来的夫妻!
    艰苦的年代里,谷子和我们的生命息息相关。时下的好日子里,谷子依然是人们的所爱。这种不变的情结会令人回味无穷,直至永远!



 不变的情结【原创】 - 冬暖 - 冬暖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