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暖

九天内外有真诚,三人之中有吾师!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陕西农村,享受过良好家教。当了兵扛了枪但没打过仗,上了学提了干但没干上司令员。走过南闯过北还是喜爱大西北。黄山黄河长江都去过,总是喜欢罗布泊。大海沙漠大草原,屡屡宏愿皆实现。人生美景差的远,至死不渝定走完!愿和朋友聊心语,不对路的别上船!(请用陕西关中话念!)

网易考拉推荐

剪刀下的订婚照(中)【原创】  

2009-04-09 16:59:05|  分类: 家乡的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剪刀下的订婚照(中)【原创】 - 冬暖 - 冬暖的博客

    

        咸阳是中国历史名都,它曾经庇护和养育了十三个朝代达一千一百多年。但随着时代的变迁,这座享誉中外的名城亦不再独领风骚。它与省会西安毗邻,因此,发展前景和速度就逊色了好多!八十年代初,咸阳在现代人的顺口溜里只是:一条街,一座楼,一个警察看两头,一个公园一只猴的青色感叹。

    周跃和紫兰只是从照片和文字里相互思慕的情侣,他们彼此欣赏。但紫兰的心里无不担忧。她看到的照片只是周跃的黑白照经过摄影师精心上彩而得来的,她从心底赞美摄影师的神笔重彩,这摄影师怎么把个傻大兵弄得如此英俊呢?紫兰望着蹒跚的周跃,她不由自主的前移脚步。周跃两只手里的行李不时碰撞着车站熙攘的行人。就在他们近在咫尺时,两个人都很听话的停住了脚步,彼此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周跃大方的伸出右手:紫兰你辛苦了,让您等了这么久!紫兰绯红着脸腼腆的伸出右手,紧紧地和周跃的手握在了一起,这时有力的、温情的十个指头交织在寒风中,那温馨的感觉只有他们才能体会到。

    紫兰是公办的小学老师,由于平时教学的锻炼一点也不显得拘谨。她落落大方的接过周跃手中的一份行李:周跃你想吃点什么?周跃憨憨的客气,我昨天中午吃了!紫兰玩笑的回应:见到美女就难道不饿了吗?你昨天中午是不是吃铁了。能坚持21个小时啊?周跃笑了,他笑得像一朵花,他也不吝啬的来了一句:羊肉泡吧!真是,陕西人就是这样的穷命鬼,即就是离开家多少年也忘不了油泼面、羊肉泡!紫兰默默地念叨着。

    咸阳“老马家清真店”座落在广场对面,这里的“牛羊肉泡馍”是这个城市独具风味的。正常开饭时间这里客人蜂拥而至,但紫兰和周跃在上午不到10点钟光顾,相对客人少了很多。周跃属狗,生来就爱吃肉,这家伙总是吃肉还不长膘,肥瘦肉在他的身上竟然都变成了块状的肌肉。紫兰把周跃带到了靠墙的僻静处,目的是不言而语。快餐店讲究的是先结账后吃饭,结果是紫兰结的帐。周跃因此还怪罪紫兰几句,紫兰呵呵的笑了,她笑的是周跃一个月就那么点钱,探亲回家还有远亲近邻必定要花费相当的积蓄。周跃理解的拍了紫兰的手,紫兰敏感的急速移开她那不曾让人摸过的女孩子的纤手。周跃也很不好意思的对紫兰说了声:实在对不起!

    你这次探家多少天啊?紫兰轻声的探问。20天,含路途!那你如何安排这有限的时间呢?我回家后陪陪父母,再到你家看望你的父母,我想征求双方父母的意见,尽快把咱们的婚事正式定下来!另外,我还要安排时间去战友家看看。紫兰暗暗的高兴,她认为自己从前对周跃的判断没有错,他还是像写信那样直来直去,但令她最为关心的事从周跃的嘴里说出来了。他们慢慢的掰着手中的馍,更有了比写信要简单得多得多的直接,而且,彼此都有了不可掩饰的表情。周跃和紫兰就是在这里,就是以这种一问一答的方式进行着他们最为珍贵的初次见面。羊肉泡馍吃得满口留香,最令两个适龄青年为之感慨的还是他们令人羡慕的相见!

    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绿中国东南沿海,古老而偏僻的大西北仍然处在春风不度的地方。周跃和紫兰乘上咸阳通往周跃镇上的市郊6路车,车上乡村下咸阳的乘客络绎不绝,车上破烂且为数不多的几个座位早已被人占了。周跃和紫兰也就只能站在车的中央,随着车身的摇晃而尽情的颠簸。农民伯伯大多都爱抽旱烟,就是在公交车上他们也不能委屈他们的爱好。二尺长的旱烟袋,不但冒着呛人的轻烟而且烟锅子还火星四射,农村人早已见惯不惯了,司售人员更是习以为常。车上的男男女女们,特别是没找对象的年轻姑娘们,一个个目不转睛的死盯着周跃,而周跃自小在镇上长大,又在北京当了三年兵,周跃见多识广他根本就没有怯场的表情。紫兰望着周跃,她真得把思念变成了现实,她乐在脸上,甜在心里,她将要把无数个不眠的思念变为深深的爱,无私地给眼前这位英姿飒爽的军人,这个让她苦苦期盼了无数个日夜的周跃。紫兰多么希望车上没有旁人该多好,即就是农村再禁锢她也要冲出牢笼的美美的亲上周跃两口。可眼下众目睽睽,她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于乡民而不顾啊!

    车内乌烟瘴气,人声沸鼎。车外寒气逼人,大地沉睡在雪霜的残骸之下,过冬的小麦苗正泱泱的期待着春日的朝晖。道路两旁枯枝的钻天杨在寒风中摇曳。麦田里时而依稀可见农村里爱养狗、爱撵兔人们的身影。

    周跃的家里热闹非凡,全家人以及左邻右舍,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里三层外三层的,迎接着三年不曾相见的周跃和周跃的未婚媳妇紫兰。最为高兴的还是周跃的妈妈,她含着热泪拽住周跃的右手,转着圈的审视着儿子身高和胖瘦,嘴里不住的念叨着:还是结实多了,也长高了!周跃的爸爸不断招呼着村里乡党,老爷子一边发糖一边发烟,兴奋地合不拢嘴。乡党们也赞不绝口夸奖着周跃。紫兰听着对周跃的赞扬,心里那个踏实劲就不言而喻了。

    太阳快落西山了,黄昏的晚霞疲惫无力。外出的人们也络绎回家,就连欢声笑语的麻雀也慢慢归巢。

    紫兰告诉周跃和未来的公婆,她要回家了!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没有过门的媳妇是不能在男方家过夜的。无论是在家的还是向周跃如此漂泊在外的人,其对象均不能住在婆婆家。周跃的爸妈一个劲的要挽留紫兰吃完晚饭再回家,结果还是被紫兰婉言了,周跃赶忙骑车送紫兰上了回家的路。

 

                                            2009.04.10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