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暖

九天内外有真诚,三人之中有吾师!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陕西农村,享受过良好家教。当了兵扛了枪但没打过仗,上了学提了干但没干上司令员。走过南闯过北还是喜爱大西北。黄山黄河长江都去过,总是喜欢罗布泊。大海沙漠大草原,屡屡宏愿皆实现。人生美景差的远,至死不渝定走完!愿和朋友聊心语,不对路的别上船!(请用陕西关中话念!)

网易考拉推荐

剪刀下的订婚照(下)【原创】  

2009-04-13 10:43:04|  分类: 家乡的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剪刀下的订婚照(下)【原创】 - 冬暖 - 冬暖的博客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周跃归队已经半年有余。自探家回部队后,周跃就被有关部门领导调整到“公务班”担任班长职务,这个美其名曰的“公务班”说白了就是负责院内打扫垃圾的“垃圾班”,周跃仍然开车并带领了10名战士,负责全院33万平方米的卫生清理,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工作。经过他们的辛勤劳动,部队大院在总部组织的上半年全面考核评比中一举夺得第一,部队为表彰先进给予周跃嘉奖一次并授予“先进个人”称号。

    这半年里,周跃和紫兰频频的鸿雁传书,两个人几乎到了无话不说,无话不谈的地步。周跃是个实在人,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把自己新岗位的有关情况托盘告诉了紫兰。紫兰真正明白过来公务班的实质工作后,不知是咋回事的慢慢拉长了回信的时间,而且每次都以上课太忙,任务太重为由搪塞着周跃。周跃惦记紫兰,他时常在没有人或很晚的深夜,才偷偷拿出他们的订婚照独自欣赏。紫兰微笑着,笑得如此烂漫,如此让周跃感到一万个踏实。每当周跃看他们的合影时就有一股幸福暖流递遍全身,他憧憬着、回味着,他只能把无尽的思念写在信中,第二天一早就发出去。爱的信笺如约而飞,周跃之后就是耐心的等啊等。从前,他10天能收到紫兰一封信,而眼下20天也很难看到紫兰的一小片信纸,即就是收到了,信中也缺少刚开始的那种炽烈情感。周跃猜测着、心里微微有些忐忑。

    七月的北京,天气热得燥人。周跃吃完午饭回宿舍刚刚躺下,战士小王就喊:周班长您的信!周跃一边应答,一边顾不上穿鞋的跳下床跑出了宿舍。周跃一眼就看到是紫兰的信,他高兴的叫出了声:太好了!周班长这一声突如其来的猛叫,弄得新兵小王一头雾水。周跃仔细的打开信封,习惯的用力把信朝下一甩,首先,映入周跃眼帘的是一张半拉子照片。掉出来的照片背面朝上,中间被剪的部分曲里拐弯。周跃傻眼了,他不敢立即拿起照片,因为是紫兰的信,不可能有震撼的吓人玩笑!周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的拿起照片,他只看到了剩下的自己,而且,他照片的中间部分被剪刀剪的曲曲折折,那边的紫兰却没有了身影!

    周跃伤心的哭了,周跃流下了伤心的泪。周跃爬在湿热的床上回味着他第一次送紫兰回家的情景。

    紫兰的家在周跃家以北3公里处。她的家也是另一个镇的所在地,在这平坦的柏油路上,两个年轻人虽咫尺但分别走在自行车的两侧,他们只是用语言和眼神交换着思想,不像现在的年轻恋人见面就彼此想入非非。周跃和紫兰处在一个比较封闭的年代,他们把彼此牵手都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你在部队开车累吗?紫兰关心的问到。周跃平时那种敢为人先的演技和啰嗦全没了,他剩下的只有斩钉截铁的口令式的语言,我不累!那脏吗苦吗?这个经常有,特别是外出搞试验的时候。你觉得部队好吗?挺,挺好的!你喜欢小学老师吗?我,我喜欢!老师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周跃就像一个小学生,在紫兰老师的一个个问题下,他只有回答的口吃。就在紫兰还没有来得急再提下一个问题时,周跃抢先问紫兰:你对我的印象如何?紫兰经半年的通信和今天的初次见面,她稍加思考的谈到:你给我的整体印象不错,有军人气质,有农村青年的朴实和直爽,我认为挺好!周跃紧接着又问到:我只是一个兵,而你已经是公办教师了;我以后很可能复员回家务农,而你是吃公家饭还拿工资的人,你可要慎重考虑。紫兰爽快的回答到:我已经考虑过了,反正,我也只是个小学老师,我只能在农村的学校任教,即就是你以后复员了,我们一个务农,一个教书,不也挺好吗?两个人在冬天的夜幕里隐隐约约的走动着,彼此细致清晰地回答着各自的问题。快到紫兰家了,紫兰让周跃赶快回家,两人在依依不舍中握手告别了。

    几天来,周跃家来往的亲邻如走马灯一般,你来我往已经成了他家的一道风景。跑得最欢快的还是他和紫兰的介绍人,介绍人精心设计着周跃和紫兰正式订婚的事情,并将双方父母和周跃与紫兰的正式订婚仪式订在腊月十八。

    腊月天,渭北平原天寒地冻,但很少刮风。人们正不紧不慢的置办看年货。

    腊月十八,一个吉利的日子。自周跃探家回来,本来就高朋迎门的家庭,今天更是喜气洋洋,亲朋满堂,酒醇菜香。紫兰和周跃今天唱的是“天仙配”,一场格外热闹的祝贺, 在这里尽情的喧嚣。就在周跃和紫兰正式订婚庆典刚刚结束以后,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到周跃所在村上照相馆照了两张四寸的黑白照,他们提出要上彩,以保持良好的形象。

    周跃的假期即将结束,为了能共同守住甜蜜的爱情小花,周跃和紫兰加紧了彼此的往来。订婚只是确立了恋爱关系,但绝对不能像如今年轻人那样疯狂的动情,他们只能在没人的地方牵牵手就已经是爱情的享受了。至于亲密的接触也是那个年代所不允许的。即就是人不知鬼不觉的阴暗处,那照样不会得到自我的谅解。

    眼看春节即将来临,可周跃却无法再牵着紫兰的手和家人一起过年了。他是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他懂得军队严明的纪律和不得越雷池半步的规定。周跃要离家归队了,紫兰依依不舍,刚刚含苞的爱情之花,还不到春风雨露时,就被“离别”的苦愁与泪水所淹没。在送别的车站站台上,紫兰欲泪不能流,她毕竟是一个受过教育,懂得真情只有藏在心里,留作日后慢慢回味的道理。周跃也是难分难舍的牵着紫兰的手,他心里有好多知心的话要悄悄的留给紫兰,可是,这无情的“军令状”他不能不服从。周跃和紫兰都很珍惜眼下的“生离死别”,他们都很清楚这一分别意味着多少个日日夜夜也只能在书信中或睡梦里相约。一声长笛下,列车徐徐的启动了,周跃久久也不能放开紫兰从窗口伸进来的纤手。紫兰潸然泪流满面,周跃嘶声裂肺的欲言又止。他只是用力的握着紫兰的手不放,直到车站执勤人员劝阻,他们才伤心地松开了本不应该分开的双手。开往北京的火车徐徐离开车站,紫兰沙哑的声音喊出了:周跃保重,到了就给我来信!周跃从窗口伸出了半个脑袋,眼泪模糊地望着紫兰一个劲的招手。他深知这一别将不会在一年半载中相见。火车加速了,紫兰与周跃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直至长长的铁龙变成一个圆点,直到肉眼看不见时,紫兰还眺望着,眺望着……。

    今天的事是周跃万万没有想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