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冬暖

九天内外有真诚,三人之中有吾师!

 
 
 

日志

 
 
关于我

来自陕西农村,享受过良好家教。当了兵扛了枪但没打过仗,上了学提了干但没干上司令员。走过南闯过北还是喜爱大西北。黄山黄河长江都去过,总是喜欢罗布泊。大海沙漠大草原,屡屡宏愿皆实现。人生美景差的远,至死不渝定走完!愿和朋友聊心语,不对路的别上船!(请用陕西关中话念!)

网易考拉推荐

您知道“月老”的级别吗【原创】  

2009-02-07 15:56:01|  分类: 我在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您知道“月老”的级别吗【原创】 - 冬暖 - 冬暖的博客

 

         朋友您肯定知道:“月老”就是为恋人牵红线的人。凡经过“月老”的辛勤撮合往往能顺利成全一对恋人,并将使其幸福的走入结婚殿堂。从某种意义来说:“月老”就是促成家庭这个社会细胞较完美组合的有功之臣。那么,“月老”应该享受什么级别,有什么优惠待遇呢?

       我小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媒爷、媒婆、媒叔、媒婶”所谓的“月老”们身影,他(她)们走亲串户,用自己敏锐的眼光猎取着附近村庄适龄的男女青年,他们可以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高手,谁家儿子老实有文化、懂事讲道理、长得什么摸样;谁家姑娘聪明伶俐、能说会道、针线活做饭技能好,对此,“月老”们如数家珍。他们目测着适龄青年的家境、父母为人、家庭成员的接人待物等情况,在“月老”的工作日志当中都记录着张家长李家短的信息资料。他们经常穿梭在大小伙、大姑娘家,享受着超乎“舅舅”的礼仪待遇,无论是否是吃饭的时候,他们只要是为“媒”而来的,这家主人、主妇都不敢冷淡了“月老”,还会以最高礼节予以接待,一般都要上四个碟子的佳肴。即就是不好的年月,四个碟子、一壶热酒都是不能少的。他们享受着“上座”,吃好烟、好饭、喝好酒的待遇和特权,而且,这样的走动是不分季节和白昼的,只要“月老”走向谁的家门,谁家都不敢怠慢。况且,这家老少必须笑脸相迎,好茶、好烟、好饭、好酒的进行招待。这些特殊的待遇是不言而喻的乡规,基本上是不能随意违规操作的。

        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社会的发展以及适龄青年交往的增多,“月老”这个职业也逐步失去了应有的光泽,但在一定范围内,一定程度上,“月老”还担负着相当的重任。当今社会仍不能取缔“月老”这些牵红线的职业。适龄青年们整天奔忙在日益激烈的工作竞争当中,很多人无暇顾及个人的婚姻大事,这就难为了父母和好心的人。父母们为了能得到一位完美质量的儿媳或女婿,也就不遗余力拜托一些德高望重的“月老”。

        “月老”是社会的产物,这一高尚职业是随社会的发展而发展而进步的。在封建的旧中国,就在“大家闺秀”们捆绑“三寸金莲”的年代,“月老”这一职业尤为重要。他们享受着走家串户、欣男赏女、客朋上座礼仪的优厚待遇。这个时候的“月老”需要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感,抱着对适龄青年婚姻负责的态度。但是,有的“月老”则缺乏职业道德和做人的原则,经常患有“吃里爬外”的恶习。我聆听过一则故事:一富足人家有一待娶男孩,该男孩天生腿跛脚歪,走起路来一跛一瘸,但该男孩身材魁梧、相貌堂堂。女方父母提出背见(不事先告知),可该男孩、父母、月老三位一体串通一起骗取女方家人的信任,在当天背见时,男方家里故意安排该男孩碾米,并且手里拿着簸箕殷勤簸着米糠,女方家人隔着一段距离的注视着男孩的举动,“月老”在一边一个劲的顺手指着并嘴里不住地说“就是簸(跛)的那个”!女方人总认为:男孩要个头有个头,要长相有长相,就此就地拍案订为终身和好!可在结婚时,漂亮的闺女和其家人才如梦初醒的发现了男孩是个跛子,等他们再去询问“月老”时,月老却偷梁换柱的说:我早就告诉你们,就是“跛”的那一个!缺德的月老真是伤天害理!按旧时的规矩可时已晚唉!女孩子无法扭得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婚姻禁锢。“月老”的伪证确实行骗了不少的俊男靓女,致使他(她)们的幸福婚姻走向痛苦的深渊。

       “月老”这个称呼也砸过我一次,说起来无不令我啼笑。有一年的有一天,我在北京城建的老乡非得让我到他家吃饭,我无法推辞的如约了。席间老乡两口子(男陕西,女北京周边郊县)非得拜托我给他们的独生女在部队介绍对象,前提是:战士的不要!标准要求:年龄25岁,职务副连,身高1.75以上,必须陕西人!这里没有长相要求,因为他们深知:部队接兵的人早替他们把这活干完了!我心中暗想:这顿饭真是“鸿门宴”。我当时没敢表态,因为我从没有干过这个职业,而且,这个任务责任重大,关乎他们姑娘的终身大事,好了皆大欢喜,稍有瑕疵将惦记我一生。无奈,我根据上述条件,掰着指头把我部队干部中没有对象的陕西籍干部掰了好几个来回,结果,真的掰到了一位。该男孩是从我们警卫连考上军校的,现年27岁超两岁,目前在该连任职,这小子符合老乡的“选婿”条件。我私下征得了男孩的同意,并将男孩的情况毫不夸张的汇报给了老乡两口子。彼此约定见面时间,由我带男孩,老乡媳妇带姑娘,可是,在约定地点见面后没说几句话,两个年轻人就对上眼了,这两人手一摆把我给丢到一边,我望着远去的身影,心中不时的默许着、嘲笑着、自嘲着,我嘴里慢慢的淌出了:“现在年轻人真讲究速度”的浅吟!同时,我悲叹着:我这“月老”的任务也太随便了吧!这级别、这待遇难道只有孤独和迷惘!

       大概一年不到,老乡郑重其事的通知我:他姑娘要结婚了,请我“坐上席”!老乡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才勾起了我的记忆。结婚的当天,我和家属被邀请参加了婚礼,的确坐的是上席,但坐在这不自在的位置上我的脸颊阵阵发烫,我自问:我做什么了?!婚礼结束了,随之我便完成了一次“月老”的履行。我告诫自己:这是我终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后来,见到老乡两口子都说:该男孩不太懂事,不太会说话,就知道把钱给父母。。。听此,我问自己:这难道也是“月老”我的责任吗?!

 

                                                                                                               2009.02.07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